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深圳福田中小學生文學創作熱值得關注
來源:光明日報 | 嚴聖禾  2021年01月18日08:22

最近,一套28冊的《致青春 中國青少年成長書系(深圳卷)》陸續與讀者見面,這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以來最大的校園文學出版工程,涉及的六百多位作者都是深圳中小學的在校生或畢業生,其中大部分都來自於福田區。

福田如何將文學創作融入教書育人?新生代小作家羣的崛起會給這座城市的文化帶來怎樣的未來?帶着這些疑問,記者走進了福田區的中小學校園。

建閲讀寫作的場域

一碗熱騰騰的紅嶺米粉,一份最新版的《鵬翎》雜誌,一下子讓畢業多年的邱玉淇找回了母校的感覺。她是當年紅嶺中學鵬翎少年文學院的院長,由她編劇、導演的戲劇《鹿過》在2019英國愛丁堡藝術節頗受好評,這次即將改編為長篇小説出版。

面對在文學創作上已經嶄露頭角的師姐,正在讀高三的李文漢和讀高二的孔子易等同學既感親切,也顯得特別自信。李文漢的長篇科幻小説《回到月球表面》已於2020年12月舉行過發佈儀式,孔子易的長篇小説《鮮紅與淡綠》也將出版。

從2006年首倡生態閲讀,到2011年推出創意閲讀的理念;從在每個教室設置漂流書櫃,到將文科活動周打造為盛大的校園文化嘉年華;從成立深圳首家少年文學院,到開辦學通社現代媒體校本課程……紅嶺中學校長張健告訴記者,得益於多年的文化引導、文學浸潤和導師引領,閲讀和寫作在紅嶺已經成了一種習慣行動、一種熱愛情懷、一種校園常態。該校語文老師提出,如果能寫一部5萬字的作品即可免寫暑假作業,李文漢便於2019年暑假開始嘗試創作《回到月球表面》。

福田區實驗教育集團則將發展學生的故事思維,培養學生的閲讀和寫作能力納入“創感教育”課程體系。在學科拓展性課程中,語文學科在小學和初中分別推行童書閲讀、童詩創作、整本書閲讀等教學,通過有趣的閲讀體驗提高學生的閲讀興趣與能力,通過詩歌創作提升學生的想象力和表達力。該集團僑香學校的學生趙月琪雖然還在讀初二,這次也出版了長篇科幻小説《反S聯盟》。

福田區教育局局長田洪明一直致力於建立青少年閲讀寫作的生態體系。他通過建設語文教研員隊伍和閲讀寫作名師工作室,帶出了一支能將青少年引上文學之路的熱心隊伍;通過創辦深圳首家區級校園文學期刊《遇見》,為福田校園閲讀寫作搭建了一個重要平台;通過鼓勵經典閲讀、國學教育以及科幻文學的閲讀寫作,樹立了福田校園文學的顯著特色。田洪明認為,福田已經建成了一種推動青少年閲讀寫作的場域。

舉陽光寫作的旗幟

“風兒悄悄從我耳邊吹過,鳥兒悄悄從我身邊飛過,花兒悄悄從我眼前開過,太陽悄悄從我頭上走過。”

福田區華新小學的鄧麗雲老師正帶着一年級的學生在學校旁的筆架山公園裏上一堂特殊的“綠色童詩課”。儘管識的字還不多,但由於跟着鄧老師欣賞了不少優秀童詩,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集體創作了這首名為《悄悄》的小詩,文字雖顯稚嫩,但卻真實反映了孩子們在大自然裏收集到的美與感動。

華新小學校長張偉説,該校與多個公園和自然保護區建立了緊密的綠色教育合作關係,通過讓學生從學校小教室走進自然大課堂,喚醒他們的自然感官、內心力量。華新學子在閲讀、寫作大自然的過程中,自主發現美、創作美,實現了自信、幸福、健康的成長。

《遇見》雜誌執行主編謝晨介紹,本世紀初,我國青春寫作中出現了過多表現死亡、叛逆、殘酷、頹廢和憂傷的現象,給人“秋意太濃”的感覺,並由此導致一些青少年生命意識淡薄、價值判斷失衡。2004年,“情感與勵志”中學生原創文學叢書在深圳應運而生。著名作家曹文軒以“陽光寫作”為題作序,提出要在青春寫作中形成一種積極健康陽光的審美指向和話語方式。福田區的校園文學就一直高舉陽光寫作的旗幟。

“閲讀,讓生命向下紮根;寫作,讓生命向上生長。”田洪明表示,培養作家並非中小學教育的任務,以閲讀和寫作教育推動立德樹人,讓每一個孩子在這個過程中感受生命的悲憫和成長的快樂,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養成終生受用的科學素養與人文精神,才是福田教育人的初心和使命。

秉承這一初心,翰林實驗學校重視傳統文化,副校長秦建新開設以《西遊記》為代表的名著閲讀課,校文學社首席指導老師萬福友引領學生了解端午、重陽等傳統節日的傳説與人物故事,寫作自己的節日故事和節日詩文。學校不僅形成了有100多篇優秀詩文作品的成果集《節日風景》,還引導學生們從小就樹立了堅定的文化自信。

播文化繁榮的種子

對於福田的學生扎堆出書現象,外界也有人質疑過質量和銷量。負責出版《致青春 中國青少年成長書系(深圳卷)》的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社長劉國輝表示,該書系要求每一部作品都出彩,都要拿到圖書市場接受讀者的檢閲。從目前情況來看,書系的銷量還不錯,《我有所念食,隔在遠遠鄉》和《紅樓造夢局》入選2020年第二屆深圳書展100種精品好書榜單。

《我有所念食,隔在遠遠鄉》出自紅嶺中學畢業生時瀟含之筆,她在讀高中時就積極參加各種文學活動。2017年6月,高考成績揭曉後第二天,她就在深圳中心書城發佈了散文集《雲在青天水在瓶》。中國作協副主席、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陳建功在點評她的新作時説:“這麼年輕的作家,難得把舌尖上的滋味兒品咂得如此精妙。其精妙所在,是因為她使這滋味遊蕩在遊子與鄉愁之間、喧囂與靜謐之間、繁華與質樸之間、拋舍與珍愛之間……”

劉國輝認為,從福田校園裏走出的這羣小作家,儘管還不像成熟作家那樣在各個方面都能做到盡善盡美,但他們有前衞的思想、有創新的能力,他們在藝術上不同尋常的嘗試與探索,為我國青少年文學的發展帶來了勃勃生機。如果能進一步提高語言創作能力以及寫作的專業化與規範化水平,將來有望成長為享譽中國文壇的深圳作家羣。

深圳市文聯也非常重視對青少年作者的培養,會同市教育局持續開展了文藝名家駐校計劃、深圳十佳文學少年評選、深圳青少年文學大賽等一系列活動,將深圳和國內的文藝名家資源引進校園,推動了校園文化的蓬勃發展。深圳市文聯副主席王國猛表示,少年兒童是深圳這座城市的未來,若干年後,深圳經濟、社會、文化的接力棒都要交給現在的少年兒童。他透露,全國青少年科幻文學獎即將落地深圳。“今天,我們播下一顆閲讀和寫作的種子;未來,我們會收穫一個文化繁榮的春天。”王國猛説。

東方風來,書香滿城;南方佳木,蔚然成林。40年來,深圳從最初人們眼中的“文化沙漠”成長為受人尊敬的閲讀之城、創意之都。

(本報深圳1月17日電 本報記者 嚴聖禾)